陈学庚:一辈子致力于农业机械研究

2018-12-06 09:49:32来源:泰州日报作者:本报记者 卢仲云 严小乔

  陈学庚,男,1947年4月29日生,江苏省泰兴市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新疆石河子大学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农业机械协会副理事长,农业机械设计制造专家。

  他是泰兴人,却扎根边疆近六十载;他是中专生,却成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他“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却推动了新疆棉花生产两次大提升;他自称“知识不多”,习总书记却对他说“英雄不问出处”。

  他叫陈学庚,一辈子致力于农业机械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少小离家

  扎根边疆近六十载

  在新疆石河子大学,陈学庚接待了记者一行。他刚从阿克苏考察回校,第二天他还得赶内地高校进行交流。虽然忙得连轴转,但他依然精神矍铄,没有一点倦态,让人很难相信他已经72岁了。

  陈学庚老家在泰兴市长生乡(现分界镇)。上世纪六十年代,江苏一大批人来到新疆,支援新疆建设,陈学庚的父母就在其中。

  “那时候,我在泰兴的长生小学上六年级,后来就跟着父母来到新疆,扎根新疆。”陈学庚说,这一扎根就是近六十年。

  提到泰兴,陈学庚满是怀念。他依稀记得在泰兴老家时,跟着大人到田间干农活,看大人用犁耕地,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劳,一直刻在他心里。

  陈学庚姐妹多,家庭经济条件不太好,初中毕业后,他选择了中专。“每个月有20多块钱的补贴,吃饭还不要钱。”

  陈学庚高分考入了新疆兵团奎屯农校,选择了分数线最高的农业机械专业。“一方面,觉得农业机械有意思,另一方面,小时候看到农业都是人工作业,太苦了。”

  从此,陈学庚与农业机械结下了缘分。“我这一辈子,就做一件事,研究农业机械。”

  致力创新

  推动新疆棉花生产大提升

  上世纪80年代前,新疆棉花生产的总体水平很低,1982年新疆棉花面积仅占全国的4.9%,总产量占全国的4%,平均亩单产仅有38.6公斤。

  陈学庚当时负责农七师130团的地膜机研制小组,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完成了2BMS系列机具的研究,班次作业效率相当300个人工,并通过了农牧渔业部组织的科研成果鉴定。

  1984年至1994年间,陈学庚团队继续加大力度改进铺膜播种新机具,根据不同区域的土壤气候条件和农艺要求,不间断地研制推广的多种新机具,形成了系列新产品,完成了从成果到产品再到商品的转换全过程,整体技术水平达到国际先进,在新疆地膜植棉中大面积推广,引领了新疆铺膜播种机械化技术的发展。

  正是在这段时期,新疆地膜植棉机械化推广面积达6890万亩。兵团棉农人均管理定额由15亩提高到30亩,兵团皮棉平均亩单产也由1982年的38.6公斤提高到1994年的82公斤。

  地膜植棉机械化推动了新疆棉花生产第一次提升。该项成果曾获199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上世纪90年代末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提出了基于机采棉条件下植棉全程水肥调控的膜下滴灌精量播种栽培新技术。陈学庚率领团队成功研制一次作业完成8道工序的膜下滴灌精量播种机。到2014年,新疆棉花亩单产已提升为155.7公斤,播种技术与装备的创新促成新疆棉花产业的二次提升。

  在棉花机具推广的同时,陈学庚团队拓展了膜下滴灌精量播种技术的应用范围,成功开发出玉米、甜菜、花生及滴灌水稻等作物的滴灌精播机,目前在全国多省区大量推广。这项成果获得200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谈起这些成果,陈学庚总是很谦虚地说,这是整个新疆兵团科技工作者共同努力的结晶。

  永不停步

  开始新的课题研究

  地膜铺盖栽培为农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使新疆兵团棉花单产走在世界前列。但这种方式产生的残膜污染对生态环境、对农业可持续发展带来了阻碍。

  陈学庚已拿定主意:“地膜是我和其他科技工作者一起研究的,我今后的余生就投入到残膜回收工作中,一定不把残膜回收这个难题留给子孙后代,要为我们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净土。”

  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后,陈学庚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一是做好残膜回收研究,二是加大力度研究提高机采棉花品质。这是新疆农业生产可持续发展中亟待解决的两个难题。

  2014年,陈学庚带领数名研究人员加入兵团“机械化残膜回收关键技术装备研究与示范”项目组,截至目前,已研制出十多种不同类型的残膜回收新机具,为解决兵团农田残膜污染问题作出了贡献。

  “估计到明年,残膜回收新机具就可以批量推广了。”陈学庚满怀信心地说。

  此外,针对棉花生产方式落后、生产效率低和比较效益下降等突出问题,陈学庚及其团队相继研发出种床精细整备、超窄行精量播种、脱叶剂高效喷洒、机械采收与储运等关键技术装备,创新建立了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技术体系,率先在国内实现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2016年,由陈学庚主持的“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关键技术及装备的研发应用”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搞科研,既要耐得住寂寞,也不能停留在原点。”陈学庚说。

  毕生难忘

  受到总书记接见

  如今,已经年过七旬的陈学庚依然不知疲惫地行进在科研路上。他常常会想起习近平总书记接见自己时的场景,总书记的鼓励和期望成为他不断前行的强大动力。

  2014年4月29日,这对于陈学庚来说,是毕生难忘的一天。当天,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六师共青团农场新疆银丰现代农机装备公司考察。在农机停放点,翻犁机、播种机、喷药机、采棉机等一台台现代化农业机械整齐排列着,习近平总书记边走边看。

  走到由陈学庚研制的大型精密播种机前,习近平总书记看得十分仔细。陈学庚向习近平总书记介绍了机械的性能。得知该农机的性能、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时,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高兴。

  陈学庚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我知识不多,学历很低,是四年制中专毕业生。”习近平总书记称赞陈学庚很不简单,“英雄不问出处,一切人才都要在战场上见分晓。”回忆起4年前的情景,陈学庚依旧激动不已。

  4年来,陈学庚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话,一直坚守在科研一线,不知疲惫地奔忙在大田、实验室、车间。

  落户大学

  培养一批学科储备人才

  2018年,陈学庚有了新的身份:新疆石河子大学研究员。

  为什么选择石河子大学?陈学庚用了一种简单而形象的说法——要把“土八路”做的事情上升到理论高度。

  他说,过去50多年自己一直在基层一线工作,尽管取得了很多成果,但都没能静下心来做理论研究。“我考虑了很久,这一课怎么补,石河子大学最合适。石河子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高层次人才聚集,学术氛围浓厚,对于总结、提炼过去的工作,静下心来做理论梳理,有很大的优势”。

  选择石河子大学,也让陈学庚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做好高层次人才培养,特别是指导青年教师做科研,成为了他工作的重点之一。

  “过去,我都是带着人冲锋在农业一线,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今后,做理论提升,把这些知识传授出去,对我同样重要。”

  人才是一流学科建设的基础。陈学庚的目标是经过4至5年时间,培养出石大自己的杰出青年、长江学者2至3名,培养出一批学科储备人才。“作为大学一员,这也是我的责任。”

  “独木不成林,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难以发展的,依靠少数人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有组建一支强大的团队,大家拧成一股绳往前冲,才能取得成功。”

  “我今年72岁了,有着丰富的生活、工作、专业经验。我可以用我的阅历指导学校青年教师的科研工作。院士只是一个称谓,是一个很好的平台。用好这个平台,更多地为兵团科学研究、高层次人才培养服务是硬道理。”陈学庚说。

  乡情悠悠

  祝福家乡未来更美好

  陈学庚扎根边疆近六十年,虽然乡音已改,但乡情难忘。

  “新疆有囊饼,泰兴有黄桥烧饼,口味不同,不过都是家乡的味道。”对陈学庚来说,这两个地方都是家乡。

  多年来,陈学庚和江苏大学、江南大学、南京农业大学等多个江苏高校都有着密切的交流和合作。“这些高校离泰兴都不算远。”陈学庚说。

  谈起对泰州的印象,陈学庚说,江苏是全国科技创新的典范,泰州在这方面也走在前列,非常重视科技,非常重视人才,希望有机会和泰州有更多的交流和合作。“衷心祝福家乡未来更美好!”

友情链接:时时彩娱乐平台  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  时时彩正规网站大全  1749cc天空彩票  重庆时时彩娱乐平台  迪士尼彩票  时时彩娱乐平台  十大时时彩正规平台  时时彩娱乐平台  1749cc天空彩票  1749cc天空彩票  十大时时彩正规平台  凤凰娱乐彩票  十大时时彩正规平台  时时彩娱乐平台  十大时时彩正规平台  十大时时彩正规平台  重庆时时彩娱乐平台  1749cc天空彩票  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